对话陈伟星:投资区块链不再激进,回归传统方式,打车链明年初测试


对话陈伟星:投资区块链不再激进,回归传统方式,打车链明年初测试/

九月底,有媒体爆出“打车链”联合创始人杨俊离职,并且转而做了社区电商项目“松鼠拼拼”。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当时对媒体表示“打车链”研发搬去杭州,项目并未“凉凉”。

对话陈伟星:投资区块链不再激进,回归传统方式,打车链明年初测试/


然而,经三言财经实地走访发现,“打车链”在北京的办公室已近乎空寂,当天仅有6个技术人员在办公室。


一个多月后的今天,杨俊的“松鼠拼拼”宣布获得3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个消息似乎进一步坐实其彻底“放弃”打车链项目。然而,机缘巧合抑或是冥冥中注定,陈伟星也于今天出席在杭州举办的2018区块链新经济杭州峰会。


借着峰会的机会,三言财经采访了泛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试图探寻“打车链”项目现况。而他在采访中确认了杨俊已不再做“打车链”,但表示打车链项目有时间表,即将在年底测试。


对于投资区块链方面,他表示将更加保守和规范,就跟传统投资一样,做过内部的决策流程才投。

陈伟星回答要点:

“打车链”项目有时间表,可能明年1/2月份就能够上线测试,3/4月份能使用。

  1. 杨俊想做新的项目,此前负责“打车链”项目的客户端开发。

  2. 宣布退出币圈的人都是骗了钱不想还的,都被人追债。

  3. 首次代币发行之所以被判定为证券,是因为背负着社会责任。

  4. 区块链行业太肮脏,无法吸引优秀人才。

  5. 区块链投资会更加保守,要跟传统投资一样。

以下是陈伟星采访实录:

“打车链”真正用起来需要几个前提条件

杭州政府和一些国企都愿意合作


三言财经:打车链联合创始人杨俊在做的社区电商平台“松鼠拼拼”,获 3000万美元A轮融资,您怎么看?这是否说明杨俊彻底离开了打车链?打车链目前状况如何?


陈伟星:“打车链”这个名字实际上是媒体给我们冠上去的。


我们想干的事情是如何拥有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可以成为可治理的基础设施。比如有人募资,他可以被算法管着,然后有人转让交易的话就可以被记录。有了这样的基础设施以后我们在上面可以去做实验。


比如说我们“打车”这个案例,我们不再用资产负债表,而是用互相之间的价值Token充分流动的方式来实现一个经济体组织,我们当时想来模拟这样一个实验。 


“打车”案例比较容易设计这样的实验。因为它角色很简单,就司机和乘客。之后就是如何把司机和乘客形成一个闭环。创造价值的人获得Token,使用价值的人来贡献Token。这样就可以把这个循环起来,从而形成了自己的价值闭环。


但是要做这个实验,就必须要有一个基础设施来登记这个事。当做了这件事,还可以登记别的东西,比如说其他的公司的或者其他平台也同样可以在这个链上做起来,当时我们有这样的一个设想。 


这个实验如果要做的有火花,做的真正让大家能用起来、能尝试起来,有几个前提条件。第一个前提条件是政府要允许我们尝试。那这一点其实没有问题,我们和杭州政府以及一些国企都愿意跟我们合作并且尝试。第二个前提条件是金融市场要能够支持区块链技术。因为币的流转当中必须要有一定的流动性。那些劳动者拿了币的人,才觉得这是有价值的。如果没有流动性就没有价值,就不愿意去做。 


区块链上每一个项目的成功跟区块链这个行业是有关系的。像现在的股市也是一样的,如果股市大跌,怎么可能做成一个打车软件呢?是吧?都没利润是吧?甚至不要说打车,任何想要长期投入的公司都没法做成。不可能做成A.I.的公司、不可能做成基因的公司。因为金融市场根本不支持。同样区块链的项目也一样,实际上需要有金融市场支持。 


“打车链”可能明年1/2月份上线测试 

3/4月份能使用


这两个条件成立后,这个项目就可以做下来。如果没有流动性,相当于没有水。没有政府的支持,就相当于没有土壤,根本就不能在这个土地上做。所以这两个条件不具备,就没办法成长出新的组织生物。所以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对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说,区块链整个行业的氛围是每一个投资者的共同的利益。我们做媒体也好,做投资也好,做项目也好,如果这个行业冷到交易量都没有了,大家全都回家对吧?全部下岗。 


“打车链”项目有计划表,应该12月份测试,然后可能一、二月份上线测试,接着可能三、四月能够使用。


现在市场很冷,杨俊可以去做新的事情

 “打车链”北京和杭州分工不同


如果这个行业交易量非常的充沛,那我们各种创新都可以去尝试,各种创新都愿意有人来支持。我们在市场好的时候要告诫大家,不能把钱贪污,把公共的钱拿到自己口袋里,不去做事情。在市场冷的时候,要想我们到底怎么样来,该完善东西完善好,该准备东西准备好,不能慌,不能乱,不能市场好的时候就都只想财富效应。 


这是我们期望的,我们创业那么多年,总是希望盯住最重要的那部分。所以这个现在市场很冷,杨俊他有他也想要做新的事情,我觉得他也没有问题,他可以做。那我肯定不能说一定要让他每天…。有些事情条件不成熟,他不需要再做,因为他做运营的嘛。


我们自己的链一直在开发,现在已经有八九十个人在开发,但是我们也没有融资,我都是自己的钱再投资,估计会在明年一二月份就能够对外测试。 


三言财经:您之前有回应说打车链研发前往杭州,现在迁移工作已完成了吗?北京办公室是否要关闭?


陈伟星:我们整个链的设施是一直在杭州做的,北京是做打车链的客户端。实际上杨俊做打车链客户端,杭州在做链的基础设施,我们本来就是这么分工的。


算力大战有违去中心化愿景


媒体:你怎么看11月16日BCH硬分叉引发的算力大战


陈伟星:我觉得从正面看,有危险、有竞争对这几个币健康是好事。从负面角度看,就是BCH和BSV算力竞争。本身算力大战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大家每个人花了点钱,问题不大。


真正的问题是现在整个比特币社区的共识越来越弱而分歧越来越大。一部分人互相攻击,互相说对方不好;大家越来越少的妥协,越来越少拥有共同的愿景。都是在为各自的或者一些比较短期的目标,为了各自的权利竞争。


我觉得区块链这种技术,它本身是一个为了妥协的技术,它是一个为了大家达成平衡,达到互相信任,达成大家共同协作的技术,而不是有人说用这个技术谁比谁更强。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好像完全在操控币的做法,这跟原来的我们对币的期望不一致。


未来的文明应该是没有控制的、没有私人概念的,是去中心化的。但是他们的愿景却希望是建立在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希望自己能够引言与人和希望别人来听从自己之上,我觉得未来文明不应该是这样的。 


未来文明应该是大家如何互相达成妥协的这种文明,而并不是谁能够通过各种手段,比别人更牛逼。


只有骗了钱不想还的人才退出币圈

杨宁、朱潘、李笑来都有人讨债


媒体:币圈有很多人说要离开这个伤心地,您怎么看待这些人声称要退出币圈?


陈伟星:看到底是什么人想离开吧?骗了钱不想还的想离开。


一个人抢完银行后说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他伤心什么?像现在想要离开的那些人,杨宁、朱潘还有李笑来,不都是有人跟他来讨债的事么。 


别人来找你麻烦,是因为你拿了别人口袋里的钱,并不是因为你给了别人钱。你拿了别人亏的钱,如果不给他一个交代,他就找你麻烦。甚至有些钱还还不上,哪有这样一拍屁股走人呢?


你幕了几个亿的钱,然后拍屁股走人。这是个常识问题,我就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很多媒体这么简单的问题看不明白。你拿了别人口袋里的钱,那些穷人的、老百姓的,虽然他们当时有点贪婪,想发财,但人家毕竟把钱放到你口袋里了。人家当时是相信你的故事,结果你后来说我不干,拿钱走人了。


首次代币发行当做证券监管 

证券就背负责任 中国也应如此管


所以为什么在全世界现在都在把首次代币发行当做是证券了,为什么我们要定义它是证券?因为只要是证券就背负了一定的责任。是证券,就有了对老百姓的责任,就要被监管,就要被找麻烦,不能跑并且跑不掉。所以美国SEC现在已经开始一个一个的查这些首次代币发行项目,查完就两条,退钱、罚款。 


我觉得中国也应该这么干。如果这个钱是认真在干事的,那就当帮你对一下帐;如果你钱挪用了,就退钱罚款,所以我们一定要维持这样一个社会秩序。就是比如有人想干一件事情,当别人支持他的时候,要承担起个人的责任。就跟我们做公司一样,作为公司投资人给了我钱,那我好好干活,我至少给他把活干下去吧,成功失败是另外一回事情。拿了钱,要履行去干活的责任,这是一种文明,一种责任。 


所以首次代币发行也一样,我们把它定义为证券,它就更加清晰的明确了每一个募资者、集资者是有责任的。有很多人来真正想来创业的话,没有什么离不离开的。刚刚开始做,还有很长时间要走。募了钱,要养活员工,还有很大空间不断的创新。那为什么要离开?我们的媒体和我们的从业者要看清楚这个价值的本质。 


这个价值的本质是我们拿了别人的钱,然后我们做了正确的事儿,解决了问题,大家也就有价值。包括我们区块链本身应该开发的东西、企业治理的技术,以及我们开发的软件,比如说管理基金的软件,或者开发更加公正透明的交易所等,都是我们创业的方向。公司要解决怎么样让这个行业更加守信的这样一个问题。


组建新集团公司承载区块链理想

投资回归传统方式 

泛城资本也重视IOT和AI


媒体:你以及公司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陈伟星:我们所有的区块链资产会并成一起,叫做通用计算集团。 


我们的交易所、个人投资、芯片业务、区块链钱包业务、新技术开发和研究院都会并在新的通用计算集团,合并成一个公司。未来我的区块链理想全部会在通用计算集团里去实现。这个集团是以研发和我们认为现在最容易落地的业务为主导,然后把我们的投资资产也合并在一起。 


我们原来一起创业的同事,有很多会加入这个公司,包括原来快的最早的合伙人,泛城科技的合伙人,都会在公司里面的做高管。这是我们的计划。


投资方面,现在市场到这个程度,我们就会更加的保守。 说白了也吸取很多教训,我相信你们也可能有买币的,亏的也有。那我亏的肯定比你们要多,所以我们现在接下来需要把它投资要把它变得更加的规范,只有那些可靠的人和可靠的目标明确了深入的考察了,就跟我们传统投资一样,做过内部的决策流程了,我们才投。而不再像原来那种aggressive(激进)的方法。


另一方面我们还有传统的科技业务,围绕着IOT(物联网)和AI(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技术,来投资和创造产业的。现在泛城资本比较重视的是IOT和AI。所以我的工作未来就两个内容。一个内容就是泛城的围绕IOT和AI的公司,还有一个是区块链的公司。


区块链行业太脏 人才难挖因怕“晚节不保”


媒体:现在会不会选择去其他企业挖些人,区块链方面的?


陈伟星:我也在挖,但是这种企业也不好,完全太脏了,就是有太多的欺诈行为,使得优秀的人不敢进来。


这就是我一直在强调的,什么氛围都搞得那么糟,那很多优秀的人他就什么? 晚节不保。


那我们现在只是希望有很多热情的、真正优秀的人他还需要一些时间,就是特别是环境能好一点。


像杭州政府,大家各种游说他们,才让他们愿意去举办个活动。


我们这样举办活动,我们自己贴钱。自己搞这个活动,原来我们不需要给钱的,现在我们给了。那有些人之前就利用政府骗钱,那你这行业不能这样,这个行业需要自己把自己弄干净一点,才能够让优秀的人进来。到时候很多人都愿意去干,那我就还是做做投资就好了,就不用自己这么辛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