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终于入冬


币圈终于入冬

撰文 /   ©  AI财经社 仉泽翔 石万佳

编辑 /   ©  鹿鸣

比特币又跌了。

1120日,比特币价格跌破5000美元关口,数字币市场除了极个别幸运儿之外,多数下跌幅度超过了10%

此前一周,区块链媒体又被封了一批号。

1113日,包括BABI财经、吴解区块链pro、区块链投资内参、核财经等多个区块链媒体微信公众号被封禁。其中,吴解区块链pro为吴解区块链在821日被封后重新注册的账号。3个月前,在新榜搜索区块链,出现的微信公号超过40万个。而1113日晚,这个数字变成了1213

同时,以曾经火爆币圈的区块链3点钟无眠公号更名为代表,有关三点钟的概念纷纷告别整个行业。

从野蛮生长到迷惘失意,区块链媒体的退潮背后,是整个行业理想主义的没落。曾经喧闹的三点钟无眠群早已沉睡,大量从业者转型离开,连曾经的币圈大本营车库咖啡,也丧失了区块链的灵魂。

币圈终于入冬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碎后,美国作家刘易斯在《为繁荣辩护》一文中写道:一场没有欺骗的繁荣,就像一条没有跳蚤的狗一样。当裁员、降薪、倒闭、跑路成为区块链狂欢的终点时,这个梦想家、野心家、技术宅交织的名利场最终变成了收割贪婪和悔恨的绞肉机。

01

沉睡

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对传统的颠覆,将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来得更加迅猛、彻底。这是20181月徐小平在真格基金的社群内的发言,被外泄后,徐小平曾悬赏1个比特币寻找泄密者。

这一事件正式引爆了整个互联网舆论对区块链和币圈的关注,沾区块链和ICO就火的现象由此愈演愈烈。春节期间,一个选择在凌晨三点钟解读区块链知识的微信群突然名声大噪。在这个被称为区块链第一干货群的微信群里,有红杉资本沈南鹏、360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甚至还有高晓松、佟丽娅、林允 、韩庚等明星。

跟群成员全明星阵容同样令人惊叹的,是三点钟无眠群出手阔绰,仅过年放假这七天粗略估计,发放的红包总额就达100万元以上。最为密集的一次是218——薛蛮子的生日。当天晚上薛蛮子做完分享后,一阵红包雨持续了近20分钟。

整个春节期间,3点无眠区块链群内参与讨论已经成为一种时髦,参与探讨的人从数学逻辑聊到哲学思考,最终抵达神学信仰。

焦虑开始蔓延。无数个打出三点钟旗号的社群闻风出现,都想傍上这个当红IP实现阶层跨越。这场焦虑的创造者玉红却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玉红自诩为五流互联网创业者,创办趣游科技后,被周鸿祎作价10亿美元收购。春节假期前半个月,玉红知道陈伟星到了北京,主动打电话组局相约。令玉红惊讶的是,当时在座的有近10名区块链创业者,陈伟星跟他们聊天,结束后给数个项目投了钱。

币圈终于入冬

陈伟星

玉红问陈伟星什么叫区块链,被陈伟星一句懒得与你说,自己去看我的朋友圈怼回,玉红又找其他人聊天,虽然似懂非懂,但却激情澎湃。210日晚,玉红与一帮朋友边喝香槟边聊区块链,至次日凌晨两点半依旧亢奋又不愿回家,便临时起意拉群继续讨论,取名为“3点钟区块链

 这只是玉红步入币圈的开始。借助多年在游戏行业积累的人脉,63日晚,玉红打造的娱乐产业公链“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横空出世并快速裂变。由玉红、赵东、徐刚、管鹏等99V”分别带领99500人微信群,铺天盖地的“XMX”旋风席卷而过。凭借20家节点投票支持的成绩,刷新了火币HADAX上币投票记录。

 陈伟星是XMX项目最早一批投资人之一,在没有白皮书等资料的情况下冲着玉红入场,不久后,XMX被曝白皮书造假,代码被疑抄袭EOS等问题,随即破发,趋近归零。

02

退潮

今年以来,区块链自媒体已经经历了四轮清洗,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在821日。

当日晚间,包括金色财经网、币世界快讯、深链财经、火币资讯等头部自媒体在内的大批区块链领域自媒体突遭封号处理,820日《新榜》最新一期区块链微信影响力排行榜前50名中有7个账号被封禁,其中排在前10位的共有3个,分别是虚拟货币、区块链世界观和币圈动向。

币圈终于入冬

8·21之外,今年32日,国内两大虚拟数字币交易所OKEX和火币网同名官方公众号相继被封,至今未恢复;97日,也有一批区块链微信公众号被封停,包括点币成金、王子区块链、区块链第一哥、阿凡提等。

1019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制定并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要求所有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进行备案,完成备案后需在其对外提供服务的互联网站、应用程序等网络平台显著位置标明其备案编号。

严格的监管之下,部分自媒体已经开始转型。

1031日,区块链3点钟无眠的微信公众号更名大钻材料网,推送内容转为网络言情小说;同样借区块链“3点钟群大热的火星财经,早已放弃了采访币圈大佬这一支柱产业,推出了一款数字货币资产管理App火星币优。

某头部区块链自媒体内容部门亦名存实亡,其中有几位应届生被迫在刚入职两月时寻求其它机会。不太想找区块链相关的公司,不知道哪天就又被劝退了。刚刚退下来的应届生小林感到很迷茫:可是除了微信排版和炒币,我什么都没学会,感觉接下来要找不到工作了。

自媒体退潮,也让币价震荡带来的舆论热度小了很多,上周比特币大跌时,群内无人关注,反倒对人人网卖身事件讨论颇多。有群友诧异于其他人的冷漠而提出异议,却无人响应。

对此,区块链自媒体头部大号王团长区块链日记创始人王团长曾调侃称,区块链行业人和商业的发展都是多元的:区块链大佬宝二爷靠卖牛肉起家,李笑来原来是新东方老师。或许哪一天你认识的一个区块链自媒体开始卖保健品了,不要感到奇怪。

币圈终于入冬

李笑来

03

转手

您好,本司新疆奎屯矿场,现有机位1500,不知是否需要?” 七月开始,某矿场营销阿亮问我是否需要矿机槽位的频率逐渐提高,且单价不断下降。

另一家科技公司的漂亮女销售北北,每天都在朋友圈发布至少一条现机位随时上架的消息,机位数量从8500台到10000台,最新一条是12000台,加上至少一条自拍。近日,她开始攻读营销相关的在职硕士,还在社交网络感慨:卖机位原本是可以赚钱的,后来做的人多了,也就不赚钱了,慢慢的变成为人民服务了——鲁迅

而就在半年前,拥有10万规模装机量的合伙人志刚还云淡风轻地感叹:这行能赚快钱,以前投资机构不理睬我们,现在排队求额度。

阿亮说,以蚂蚁S9为例,一台机器的成本目前是2150元,一个月最多能挖不到0.0145个比特币,却要消耗1080度电,按其收费0.39/度计算,成本为约为421元。按照一台机器使用一年计算,如果比特币价格跌到4万元人民币以下,就会亏本。而7月以来,亏本已经开始。

币圈终于入冬

阿亮和北北,都感到有些迷茫。他们有很多同事都已离职、转行,而他们自己,也已经有类似的打算。如果不离职,说不定也很快就要被裁了。阿亮说道。

他的悲观不无道理。前几天,某区块链创业项目的商务拓展张怡在上班时突然被通知回家休息。老大让HR把拖了俩月的提成发给我,还说多给一个月工资,当时整个人有点懵。第二天,张怡主动提了离职。他发现,共同办手续的还有自己整个部门的同事。

在熊市,做什么都是错的。这个行业就是这么瞬息万变。另一家公司的活动总监小琳感慨:你知道我手里有几十场活动都取消了吗?策划了两个月了。社保都三个月没交了。我们IT部门之前忙得要死,天天加班,现在走得没剩几个了,剩下的也都没什么活干。

04

离去

车库咖啡是币圈一处圣地,因李笑来曾在此布道而闻名币圈,五年前,穷途末路的北漂、清华北大的菁英、老奸巨猾的投资人在此碰头,听李笑来在台上讲着他们听不懂的话,一个诨号二宝的山西小伙儿坐在前排听得入神。

 五年后,二宝变成了宝二爷,在美国建了一座韭菜庄园,没日没夜的大摆筵席,就像回到纽约的盖茨比。

五年后的车库咖啡却没了往日的活力,在今年冬天,车库咖啡里,仍是一群穷途末路的北漂在此聚集,但交谈中已经听不见区块链和比特币的的存在,参加创业大赛、出版畅销书和项目路演则是他们为之努力的梦想。

币圈终于入冬

车库咖啡

同样落差巨大的还有Fcoin创始人张健。曾是火币网CTO的他,离开币圈三年后带着挖矿即交易的全新模式强势回归,交易规模在平台上线几天后即超越火币网、OKex、币安,打破了早已稳定的后三者称霸的局面,还引发了一场全民性质的狂欢与争议。但没过多久,挖出的FT价格一路走低,用户大规模撤离,张健也在国内销声匿迹。

更多相似的项目则在沉默中诞生,又在沉默中消亡。

一位曾经的项目合伙人皱着眉头,不停地向我强调:市场变化太快,我们入场太晚了。说真的,我觉得我们项目其实真不错,觉得很遗憾,没在一个对的时间入场,有时候觉得我们真倒霉,凭什么那么多的垃圾项目都赚钱了,我们却死了,但还是不能这么想,越这么想,就越气。这就是机会吧,我们没有把握住,不知道下一次的机会是什么时候了。

车库咖啡三楼,原本场场爆满的区块链沙龙热门举办场所,如今已被改成联合办公区,只有一家韩国企业在正常运营。一个被称为郝爷的山东女子在此主持大局,只要每个月花上1800元便可在此租上一个工位,若租得多了还可以打折。

 问及郝爷,这一带曾经是否有许多区块链创业公司存在?

 郝爷笑而不语,转身离去,留下一个瘦削的背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