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区块链抖音,币价跌去95% 周亚辉折戟币圈投资?


一入币圈深似海,即便是传统领域投资大拿的周亚辉也同样如此。

因为成功案例太多,A股上市公司昆仑万维CEO周亚辉在科技互联网圈内,一直被视为“独角兽挖掘机”。

不过,被神话后的周亚辉在币圈的一次投资可能要马失前蹄,甚至成为被诟病的污点。

其意欲打造的区块链版抖音在传统巨头的强力压制之下前途未卜,代币ICST也跌去了95%之巨,令信奉“周亚辉投资哲学”的一批散户陷入腰斩当中。

打造区块链抖音,币价跌去95% 周亚辉折戟币圈投资?

传统投资大拿“入圈” 

尽管昆仑万维在游戏行业并不能称为一家顶级游戏公司、互联网公司,但是作为老板的周亚辉却被视为顶级投资人。

因为周亚辉经手的公司,少有失手的案例,几乎每一家公司都会风风光光的上市交易,为周亚辉带来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投资收益。

2016年底,周亚辉与妻子李琼的离婚案,更是以70亿市值股票的财产分割,创下“A股史上最贵分手费”案例。

在2017到2018年间,周亚辉所投资的趣店、映客、Opera等公司先后在美股、港股成功实现上市,周亚辉通过减持和转让等方式也从中获得巨大的收益。

以映客为例,昆仑万维CEO周亚辉在过去不到2年的时间,以6800万的代价换回了8.2亿元的投资回报。而通过三次减持趣店集团的股票,周亚辉套现5亿元,账目回报超过4倍。

打造区块链抖音,币价跌去95% 周亚辉折戟币圈投资?

现在周亚辉手里掌握的未上市投资资源还包括以下,随手记、达达、在行、瓴岳科技、银客网、全民快乐、Grindr、快看漫画、8H床垫、如涵电商,几乎涵盖了互联网的所有领域。

几乎每一个有利可图、或者站在风口的互联网科技子行业,都不会少了周亚辉的影子,这当然也包括区块链与数字货币。

必须强调的是,2017年12月到2018年5月,这段时间几乎成为数字货币最为疯狂的一个阶段,这段时间,整个币圈吸引了大量的新晋参与者以及场外资金,或是推出新的数字货币项目,或是如温州炒房团在币圈的跑步入场。

2017年、2018年初的一个重要背景是,股票市场的持续熊市,昆仑万维的股价持续走跌,而年初最流行的一句话是“炒股不如炒币”。

作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同时又是著名的互联网项目投资人,周亚辉对股票圈、区块链币圈的情况自然了如指掌。

年初的比特币站上了2万美元的最高点,这给几乎所有人都打了鸡血。

1月28日这天,昆仑万维集团董事长周亚辉在公司庆典上首次提及区块链,他强调表示,“要ALL in AI和区块链技术”。

两个月之后,周亚辉的合伙人、昆仑万维联合创始人方汉也谈及区块链,后者认为区块链需要3-5年时间才能进入商业化成熟阶段,区块链领域的超级独角兽会出现在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在To C领域的公司,这类区块链公司估值也会达到最高。

打造区块链抖音?

在传统投资领域嗅觉灵敏的周亚辉,自然不会放过区块链这个诱人的领域。

按照合伙人方汉的上述说法,周亚辉感兴趣的对象大概率会是偏向To C领域的区块链公司。

这也和昆仑万维这几年的业务布局相关。按照昆仑万维的说法,昆仑万维旗下各个平台拥有4亿用户。周亚辉也许希望通过导流的方式来支撑To C领域的区块链业务。

ICST币便是周亚辉投资的对象之一。壹块硬币(ID:acointoken)注意到,在ICST币的投资人一栏中,周亚辉、李笑来等赫然在列。

ICST的来头看起来不小,其创始人是前上交所总工、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AI人工智能与区块链两大领域的技术专家。难怪,周亚辉在年初的庆典上说要“要ALL in AI技术和区块链技术”。

按照ICST币的白皮书显示,ICST是一套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个人创作内容和共享技能交易的协议及代币。

在智能合约基础上实现一个面向区块链、面向个人内容生产者和技能提供者的新生态系统,实现一个公平、透明、高效、便捷的价值流通环境。ICST平台用于存储,共享和保护数字创意内容,以保护艺术家,降低交易成本并创建有效的收益共享生态系统。

说白了,ICST币就是一个与内容创作、内容储存相关的币种。这点也非常容易理解,因为周亚辉在漫画、游戏、直播、音乐以及内容浏览器等领域早已做了密集的布局。

按照ICST币项目方的观点,区块链价值的核心在于应用落地和用户规模。获得应用和用户,要么是自己建一个应用去吸引用户,要么是已经有一个很大的应用,直接借用户发力。

ICST币的项目方显然选择了后者——借用户。因为昆仑万维手中拥有大量的内容与资源,比如音乐视频应用软件starmaker,starmaker拥有1100万月活用户,有落地应用,有用户规模,这正是ICST币所需要的。

公开资料显示,最晚在今年第二季度末,starmaker就已经加入了ICST协议,成为ICST协议下的一个音乐视频应用软件,加入了该协议的starmaker,被认为是希望打造一个“区块链抖音”。

币价大跌、前途难料 

之后,周亚辉继续通过资本手段强化ICST,也就是starmake应用软件,本质上仍然是强化ICST(starmaker)的获客能力。

先是在今年七月份,周亚辉拉来币圈大佬比特大陆,向昆仑万维旗下的Opera浏览器投资5000万美元成为后者的基石投资者。接着,在今年11月初,已经在美股上市的Opera浏览器又宣布3000万美元投资运用了ICST协议的starmaker,为后者进一步提供用户流量。

看起来逻辑很完美,区块链代币所需要的应用、用户一应俱全,而且有周亚辉这个神话一般的投资人站台。

然而,理想很丰满,显示很骨感。

币圈虽然开始热衷于价值投资,重视代币背后的应用和用户活跃,但最重要的,不仅仅是代币背后是否存在一个千万用户级别的应用,而在于这样的应用是否能够持续生存,尤其是那些与三线互联网APP相结合的代币,面临极大的市场压制。

业内人士分析称,ICST币的互联网应用,即上文所说的starmaker,定位为印度、东南亚地区。但音乐视频领域,快手、抖音早已出海占据了制高点,尤其是东南亚、美国等地区。

在这种背景下,与微信、抖音、脸书、line等巨头相比,作为市场二三线产品,想要出头毫无疑问面临巨大挑战。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以与ICST玩法几乎一模一样的同类产品GSC为例。GSC币的互联网应用是移动社交平台Mico,主要定位于印度、东南亚地区。尽管其自诩为东南亚微信、东南亚抖音,号称拥有一亿用户,但依然难挡GSC的一路颓势。

其币价已从今年五月份最高市值4.8亿,一路跌至今日的1930万,几乎跌去了99%。

再来看ICST,即便有周亚辉加持,但毕竟周亚辉强于投资而弱于产品,在抖音今年宣布与美国音乐视频产品musical.ly合并后,成为一切竞品的噩梦,抖音如此庞大尚在巨额烧钱投入,又怎会让竞品舒舒服服的分一杯羹呢,ICST币的下跌也就并不意外了。

打造区块链抖音,币价跌去95% 周亚辉折戟币圈投资?

从市场表现来看,ICST币今年七月份在FCoin上市后,币价持续暴跌,仅11月19日盘中就跌去了25%,上线四个月整整跌去了95%,目前流通市值只剩下889万。

而那些信奉周亚辉投资神话的币圈散户,也因此付出惨重代价。

新生的区块链吸引着老牌的投资人,代币的涨跌也反复上演着收割和被套的轮回。追随着周亚辉而去的ICST投资者深度被套,在这个全新的尝试中,周亚辉是否又能逃过被套的命运?

分享到